故事总是突然就拉开帷幕

幽静的森林小路上,马车拖着囚笼缓慢的前行着,木制的轮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噪音,在这一天小男孩离开了他的家,不,准确的说,是失去了他的家。 

“叶大叔,我们……会死吗?像父亲,母亲那样。”小男孩将身体蜷缩在牢笼的角落里。

“少爷请直起腰来,主公是一个英勇的武士,你身上流着他的血液,记住不要轻易弯下你的腰。”

说完,叶叔坚毅的脸柔和下来,压低了声音,

“不过少爷放心,我们这条命都是主公给的,一定会救你出去的。小洛,大概还有多久?”

坐在囚笼门口偷偷摆弄着的精瘦男子抬起头来,扫了一眼马车前面的卫兵,小声回到

“自从被大人收留之后就没干过这档子事,手有点生,不过快成了(๑•̀ㅂ•́)و✧,不过现在是森林中央,是不是太危险了?要不等快出去的时候?”

叶叔摇摇头,

“不行等进入对方的势力范围就插翅难逃了。”

“叶大叔……”小男孩抬起头来,“为什么他们要这样,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城里的圣人不是以公正仁慈著称的吗?”

“唉~”叶叔叹了口气,“我老叶是个粗人,大道理不懂,但是我想一个人不可能什么事都能控制的了。”

“哪怕是所谓的圣人,瞎了眼也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墨拼命的向森林深处跑去,叶大叔魁梧的背影和穿透而出的刀刃带起的艳红仿佛还在眼前,而墨只能不停的跑,双腿仿佛失去了知觉,耳边只有心脏跳动的声音,跑,不停的跑,不知过了多久,墨身上最后一丝力气被抽空,狠狠扑倒在地上。

墨挣扎起来靠在一旁的树干上,太阳渐渐开始下落,这时树丛中传来一阵沙沙的声响,声音不大但是却像一只手狠狠捏住墨的心脏,墨浑身紧绷起来,右手从地上抓起一根还算粗壮的树枝,左手放在叶大叔最后偷偷给他藏在腰间的小刀上。 

突然一只凶狠的狼从树丛中窜出向墨扑去,森然的尖刺状利齿直奔向墨的咽喉。墨瞳孔一缩,右手的树枝,狠狠向狼的头顶打去,不过墨手中的毕竟只是普通又脆弱的树枝,在接触的瞬间就已经断裂,并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不过这一下也让狼的扑击发生了偏移没有咬中喉咙要害,墨惊慌中右手挡在了身前,狼一击不中侧头又一口咬在了墨的右胳膊上,剧烈的刺痛刺激了墨的神经,强忍着疼痛把右手上的半截木棍反握抵在了狼的牙上防止其嘴巴完全闭合,双腿一蹬前扑压住了狼的身体,狼的四肢挣扎了起来,锋利的爪子划破衣服和皮肤,鲜红沁透了微风,染红了墨的瞳孔,墨嘶吼着,左手抽出小刀狠狠扎入狼的侧脖颈,抽出再扎入,再抽出扎入,丛林中回荡着狼的嚎叫。 

不久狼停止了嚎叫也停止了挣扎,当然也终止了它的生命,过分的失血让墨的视野有些模糊,朦胧中他看见一柄长枪一样的武器从狼的背上被抽出,

“啊,什么嘛,不是我杀的啊,真是丢父亲大人的人啊,是来抓我的人吗?”墨心里想着。

墨费力的站了起来手中的小刀对向面前的人,挺直了身子,过度的失血与精神上的疲惫使其连视线都无法聚焦,恍惚中墨只能辨认对方黑色的斗篷与其手上的长枪,对方长枪向地面一震,枪杆与地面碰撞的声音轻松压倒了墨早已不堪重负的神经,

“还是要死了吗?对不起,父亲大人,叶大叔还有大家,我……好像要食言了。”


热门排行

  • 【同人小说】FGO之末日召唤

  • 【搬运】圣杯战争之英灵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