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有时候也是那么突然

        记忆中父亲大人特别喜欢笑,笑着和大家一起喝酒,笑着跟我讲在远处最繁荣的城市里的各种故事,将城里那位伟大的圣人驱散瘟疫,疾病,使人们摆脱痛苦的故事。

那时父亲大人眼中的光芒与笑容温暖了整个领地,虽然父亲大人的领地并不是很大,但是在这里的所有人都非常好,虽然叶大叔对我十分严厉,不过他毕竟也是为了让我能成为父亲那样的人物嘛,哈哈。 不过,就在那个人拜访了父亲之后,一切都变了,那是一个与其用瘦小形容不如说是干枯的人,我只与他对视了一瞬间就感觉浑身发冷,之后叶大叔跟我说那人拥有蛇一样冰冷的眼神。不过我并没有明白什么,我只知道那人走后父亲就在没有笑过,一直紧紧锁着眉头,而在那之后不久有很多军队攻打了我们的领地,人数的差距,精良的装备,兵器碰撞的声音,人们的怒吼冲撞进我的耳膜,叶大叔等几个父亲的心腹将我护在中间,

“要努力活下去”父亲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亲眼看着熟悉的人一个个倒下,看着父亲浑身鲜血被人架住,看着为首身着铠甲的高大国字脸武士站在父亲面前说着什么,长剑划过。 理智回归的时候,我已经在马车上的囚笼之中,再之后……叶大叔……狼……我是死了吗?话说人们死的时候会回想之前的事情。

真可惜啊……什么都做不到。

墨睁开了眼睛,“陌生的天花板……是梦吗?”可是身上的疼痛告诉墨之前和现在都是真实的。 淡淡的阳光通过简单的木窗洒落在房间之中,环顾四周一抹雪白映入眼帘,那是一个纯白色的小女孩,雪白的头发在阳光的轻抚下散发着圣洁的微光,平静的睡脸有一种时间静止的错觉,仿佛是世界上最治愈人心却不存在于世间的画卷一样,只有微微摆动的尖尖的耳朵让一切增添了几分动态与活力。

“尖耳朵?”墨皱了皱眉,他好像曾经听过叶大叔给他讲过一个故事,故事里都是尖耳朵的人儿,可是仔细回想除了针刺般的头疼,什么都想不起来。 床边的女孩儿,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用手揉了揉眼睛,慢慢抬起头来。“啊,你醒了!”女孩的声音很轻,就像耳边飘过的清风一样,淡绿色眼眸像宝石一样瑰丽生辉,墨呆住了片刻,反应过了之后,墨连忙红着脸坐了起来,“嘶!”手忙脚乱中,撕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剧烈的疼痛让墨的表情扭曲了起来。

“啊,不要动,风叔叔说你醒了最好不要乱动。”这时一个墨绿色头发跟女孩儿一样尖耳朵的男人走了,“哟,醒了?”男人中等偏瘦的身材,声音却如洪钟一般响亮,“你身上的伤没有大碍,不过我不建议你剧烈运动,最好在休息几天。” 

墨挣扎着下了床,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无法给予惊弓之鸟一般的男孩儿足够的安全感,“这是什么地方?”

“喂喂,小心伤口啊。”男人无奈的拍了拍额头,“先躺着养好了伤……”

墨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男人,与墨毫无波澜的黑色瞳孔对视一段时间后,男人败下阵来。

“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倔呢。”男人嘀咕到,“小白,带他去见枯木婆婆,麻烦你了。”男人轻轻摸了摸女孩儿的头低头说道。

“好的,跟我来吧。”女孩儿点了点头,拉住了墨的手,墨在那瞬间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挣脱,顺从的跟着走了出去。 

走到外面,墨震惊于外面的景色,许多许多木制的小屋子,一层的两层的,风格简单但是并不简陋,周围有很多尖耳朵的人在忙碌着,四周被翠绿的树木包围着,“那个我叫沐泉,大家都叫我小白,你叫什么名字?”沐泉回过头来,看着墨的眼睛,“墨。”墨连忙偏过头去看四周的风景。

“话说你真的没事吗?那天冰姐姐把你背回来的时候,你身上好多好多好多血。”墨平复了心情,转回头了,但是仍然没有看向女孩儿,只是看向前方的路。

“没事了,虽然还有些痛,不过已经不影响运动了。”“那就好。”沐泉笑了笑,走了一段时间后,周围的树木慢慢减少,一座清澈的湖泊,出现在墨的眼前,一个小木屋在其旁边,

“到了(*^▽^)”


热门排行

  • 【同人小说】FGO之末日召唤

  • 【搬运】圣杯战争之英灵前传?